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日本AV之旅】【作者:不详】【第一集全五卷】
《第一卷》 强势登陆,男人的天

  章一 穷困潦倒想抢劫!

  我带着一身疲惫的回到了小窝,这里是东京郊外一栋8层建筑的天台。小窝里除了一张桌子外就是满地的报纸。

  哎~~~。。。还是老样子,来到东京已经三个多月了,日语还只限于听懂一点日常的对话....大哥给我的跑路费已经快花完了,我操他妈的日本鬼子,一小碗的汤面居然要800日圆(不到80RMB),越想越气,想起那面店老板一脸猥琐的笑容......语言不通,到那里都他妈的吃亏啊。

  啊~~我一拳打在小窝的铁皮墙壁上,哇~~不好....小窝摇晃了一阵竟有坍塌的迹象,我晕,抓起桌上衣服包急忙往外闪,刚跑出门口,只听见背后“哐砰”的一连作响...欲哭无泪,怎又这样....第一次害我跑路,第二次害我露宿天台。。。我日,老牛鼻子,你祈祷今世不要再碰上我,心里狠很的问候了那牛鼻子的所有母性亲属。

  我叫李翩翩,今年27岁,土生土长的江南人氏,自幼在南京的一所孤儿院长大,据院长说,我被送来孤儿院时,脖子上挂着块铜片,上面刻着一个“李”字,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院长索性依姓氏帮我取了个名字。。。

  “唉.....不知到兄弟们怎样了,都怪我一时失手,要不何至到如今这般落泊。。”我躺在地上,东京的夜晚美是美,可惜。。。看不到月亮星星。。。哆嗦的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烟,叼在嘴里,噢,只剩这么一根了啊。

  深吸了几口,心里出奇的平静下来,一直以来自己心里都在怪那个算卦的牛鼻子,自从前年遇到他,练了他给的一本什么龙腾心法后,就没好事过,倒霉事不断,昨天和兄弟人扳手腕拼酒,一不小心把人家的手给捏碎了。

  今天教训一个小混混,无意一拳把人家打成植物人,和小妞玩个一夜情,迷迷糊糊中把人家搞到口土白沫不醒人事最后还要拉窗子爬水管逃跑,我日啊,从那以后,自己的生活就变了个样,天天夹尾巴做人,怕这怕那,知道是那破龙腾心法练出了问题,但奈何自己书读的不多,也不敢问人,怀碧自罪的道理还是懂的,那牛鼻子更彻底干脆竟失了踪找不到人。

  你说不练不就行了?靠,一天不练,全身就好象蚂蚁爬蝎子咬似的全身麻痒酸痛,每天都被逼着练,伴随着它的功课就是:每天都问候一遍牛鼻子所有母系亲属。

  但每天这样提心吊胆依然难逃劫数,唉~~~没想到那人居然是市长的儿子。。。那天和豹哥他们几个兄弟在夜来香酒吧拼酒,也不知是那位兄弟跳猛舞时不小心摸了那家伙的马子,居然带着一伙人跑我们桌前咆哮着口沫横飞,我正在兴头上,站起身来冲到他面前,一拳挥出,没想到那家伙这么不惊打,一拳就飞出十米远,把那伙人吓到当场楞了半天。

  我一出拳豹哥就知道坏事了,那趁他们还没回过神,拉起兄弟们就往外闪,2小时后,居然满街都是警车,后来才知道那家伙来头不小,只可惜。。。脑里大量出血,抢救无效,就这么壮烈牺牲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苦恼的掏掏口袋,e~只剩300日圆,还不够一碗面钱,刚来时豹哥塞给我不知那里弄来的15万日圆,没想到才三个月。。。。唉,难道逼得我要抢劫为生不成?恩,这里是日本噢,抢劫无罪,凭我的身手肯定手到钱来哇哈哈哈。。。日~竟沦落到想抢劫。。。先躺会,明天一定得找个作。。。。zzzz~~噫~~今天阳光怎这么灿烂,我被晒醒,揉眼看看天色,靠,怎这么快就中午了,急忙起身,脱光衣服,跑到天台角落,抓起水管就往身上冲水,看着自己全身肌肉鼓起,肩宽身厚,精赤着的上身结实犹如铁铸。。。

  靠~~我都没怎么锻炼,不就是练了那破玩意吗?怎就变的这么标准了,活脱脱就是一个做苦工的料子啊,我自嘲的抓住命根子,汗~~越来越变态了,难道还有增长增大的作用?这样下去可怎办啊,牛鼻子.......啊(某大山深处一老道打了个哆嗦:怎回事?莫非我苦心修道多年终于有成,上头给我什么暗示了?恩我得闭关好好悟下)。。。。。。。。。。。

  阳光真好啊,每年的三月低到四月中旬是东京的樱花最漂亮的时候,樱花飞舞的街道,闻着泌入心扉的花香,看着路过的一群群穿着短裙的青春无敌学生妹,哇,真是美妙的地方啊,虽说以前看了无数日本A片中的学生妹,但亲眼见到这些小MM,不知这些MM中有米有做援助交际呢,真是流口水,只可惜馕中羞涩,来日本这么久都没有机会品尝到号称最让男人感到幸福的日本女人的滋味。。。。呃~~煞风景,居然想这些事来。。。。还是赶紧去找工作吧!要不真的要乞讨为生了。

  “这位先生请等等,可以打扰你一些时间吗?”

  我正走着,突然有人在我旁边叫我,虽然我来日本有三个多月了,但对日语还是掌握不深,只听的懂一些基本的对话。回过身,只见一中年秃头男子正对我弯腰鞠躬。

  “你有什么事吗”我很冷着脸回了句半生不熟的日语,对日本人我一向没什么好感,除了女人,嘿嘿。

  “HI~,这是我的名片,请你过目”秃头又鞠躬,神情恭敬的好象我是他爹。名片上的字倒有几个中文字我认得,但就是不明白意思“你有什么事,直说吧”心想无事献殷勤,看他一脸衰像,虽然一身西装笔挺,但怎看都委琐的不行。

  “HI~,我叫龟田一郎,我是一间大型娱乐影视公司--松泉公司所属的星探,这次能认识先生非常荣幸,先生不论身材体格还是相貌气度都达到我公司要求,如果先生感兴趣,欢迎有空时亲自来我公司参加面试。。。。。。”叽里呱啦的一大堆,以我日语的水平怎可能听得明白,赶紧挥手打断龟田的话。

  “请我。。。?”虽然不太明白,但看他又是鞠躬又是递名片,傻瓜也知 道他有事求我。就是不知做什么。

  “没错,这个机会可是难得,不是谁都可以去面试的,可是先生很幸运,碰上了我,依我专业的眼光,先生一定非常适合这份工作,当然。。。这个也要求先生需要一定的实力!先生可有兴趣?”龟田看我脸色,知道有希望,兴奋地一张肥脸都在抖。

  我心里很是犹豫,虽然很想有份工作,但这个突然送上门来的看起来不太可靠,自己又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万一。。。可别在异国被人卖了,唉,自己除了一身健壮的不像话的肌肉之外啥都米有了,也罢,跟他去看看,凭自己的身手,打不过跑是跑得了的,嘿嘿。

  “好,就跟龟田先生去看看,恩,你叫我。。。樱木好了”想到自己 已经不能再用翩翩这个名,不禁有些黯然。

  “HI~樱木先生在这等等,我的车在那边,请稍候”龟田鞠躬后跳 步跑向街道边一辆黄色本田,没想到以他那身形,居然能有这么敏捷的身手,真是出人意料啊,我不禁的笑了笑,摸了摸下巴,这才发现,胡子好长时间没刮了。。。。

  一路上龟田一直在耳边呱嘈,好在听不出他在说什么,龟田也知道了我的日语水平,但照样罗嗦了一堆,看他一脸淫贱样,嘴边还有些许口水,估计是在说他公司的美女如何如何,嘿嘿,真是期待啊~。

  “樱木先生,我们到了”龟田对着车镜整了衣领,搽了搽嘴,才开门 下车。

  哇靠,这个公司。。。怎看起来像报社啊,大厦高耸入云,在它面前抬头往上望,日,头都有点晕,这么高,地震来了你就知错!门前一大堆记者在那里左推右挤,闪光灯不要命的闪。

  “星野小姐,请您谈谈您这次的新写真专集几时上市,下一部的戏有没有考虑想AV方向发展?”一记者男挤到前面大吼的问道。

  “请恕我不便告知,请原谅”只听一甜美清脆的女生柔柔的说道。依 稀看到约莫15,6岁一俏丽女孩在几个彪形大汉的拥簇下弯腰鞠躬,大汉一脸冷酷拨开记者人群,护着那女孩上了车。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日,真是天生的妖精哇,虽然在众人的护卫下,虽然有那超大号的墨镜遮挡,看不清楚脸张的怎样,但那头飘柔的黑发,娇小身子穿着一紧身T恤和修长的牛仔裤,那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好耀眼,远远的,居然让我不可遏制的起了生理变化,鼻子一热,鼻血不争气的喷了出来,我靠,什么女人这么厉害,邪门啊。

  龟田像见惯了这场面,除了瞟了几眼那女孩外,脸色竟波澜不惊,拉着我就往大厅里蹿。想不到这龟田有这份定力,倒让我收回些之前对他好色无耻的看法。

  叮~。。。“樱木先生,我们到了,这边请~”

  我走出电梯前瞄了下电子牌:75“樱木先生,这里是我们的面试新人的地方,一回会有人带您去做一些必要的试前检查,这个过程可能比较久,请你务必配合!”龟田和我熟了,把每句话前的鞠躬给省略了,我日!什么鸡巴工作居然还要检查?罢了,检查就检查吧,从练龙腾心法以来,别说是病,就连打个喷嚏也是从没有过。

  噫,这里怎有股消毒水的味道?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06-28 21:42重新编辑 ]
fyzw8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