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大公司的圣姑】 【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7-26 10:44 编辑
第一章:虎落平阳被女欺

  我一生的遭遇起伏很大,在我二十八岁那年,因为个性太直太好强,所谓的宁折勿弯,得罪人而不自觉,事业因此沉到谷底,经营不到两年的公司垮了。

  虽然没有负债,可是看到朋友同学在事业上都有了相当的成就,觉得自己实在太不争气了。而且有许多以前称兄道弟或者受过我帮助的朋友,在我的公司垮了之后,都以为我有负债,不敢或者不愿接近我,使我的心里更加不平衡。把自己关在三十坪大小的居处,足不出户,一天到晚恨天怨地,又染上了吃镇定剂才能入眠的恶习,坐吃山空花尽了所有的积蓄,连自己在镜子里看到原本壮硕的身体也一天一天的瘦弱下来,都感到无限的怜惜。

  有一天,我在报上一篇报导,一家全台知名的信用合作社倒了,引起经融风暴,那个合作社的蔡姓老板是台湾一个财阀家族的第二代,因为引发的金融风暴而坐牢,在牢内没多久就翳郁而死。

  看了这篇报导,我耸然而惊,如果自己再如此颓废下去,说不定会跟那位小开一样完蛋了,想到这里立即翻到那张报纸的职业栏找工作。

  由于我在以前专长的行业当过老板,同行间都不愿意聘用我这尊【灰头土脸的菩萨】,我只有转行找别的工作。所谓隔行如隔山,几经碰壁之后,才了解一个没有专长又没有资历的人要找份工作何其难也。

  这天在报上看到台北市一家很有名的信托公司征男性服务员,我心想,服务员大概就是做些招待或者帮客户服务之类的事情,应该不需要专长,立刻就开着那部毛病百出烤漆剥落像废车场开出来的三手破车,赶到那家信托公司去应征。

  我到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十几名男性应征者。

  主持面试的是一位年约二十七八,有少妇般妩媚的美女,一头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高却只有156公分,穿的是公司统一的制服,暗苹果绿的高旗袍领,短袖剪裁贴切的连身窄裙,称出颈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肤及出她大约32C不算小的乳房,可能不到23的细腰,下身裙摆约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露出匀称的美腿,足下穿的也是公司统一配置的与制服同色的近三寸高跟鞋。

  这位妩媚动人的主考官,未语先笑,对来应征面试的人颇为和蔼。

  轮到我面试的时候,我才知道所谓的服务员,原来就是专门给公司内各级主管端茶倒水,并负责公司的清洁洒扫搬运重物,还必须有扫厕所的专长。难怪我进到公司,看到的全是穿着制式服装的美女当家,原来男人全都拖地扫厕所去了。

  当时的我本想调头而去,可是又想到,我的本意就是要找一份工作,多些活动可以帮助我戒掉吃镇定剂的恶习。当工友做些粗重的工作,刚好可以把日渐虚弱的身体调理好。于是就继续跟那位叫陈霭玲的美女续谈。

  她惊讶我大专毕业的学历为何愿意来应征【服务员】的工作,怕大才小用,我要她别客气,说出职业不分贵贱的大道理。我既然做的是国中毕业就能胜任的工作,要她把我当成国中毕业就行了。

  她忍不住笑了。她那一笑,如百花齐放,满室生春,难怪公司会要她主持面试,果真是人尽其才,我想她的男友每天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就会勃起。

  她仔细的打量我,对我181公分,75公斤体重,体面帅气的外型颇为欣赏,就直接了当的问我,明天能不能来上班,我当即一口答应。

  可是她又说,公司规定是九点钟上班,可是我的【工作性质】特殊,必须七点以前就到公司,而且公司五点半下班的时候我还不能走,要负责最后的清扫工作完毕才可以下班,如果公司有主管或者同仁加班,我还要留下来【伴随】服务,等他们下班后才能走,但加班费公司绝对不会苛待,最后跟我说,公司规定,试用期三个月,如果到时候公司认为我不能胜任扫地抹桌子扫厕所的工作,我就必须卷铺盖走人。

  我的天哪!这是个什么差事?干脆叫我签卖身契算了,但是我想到,反正我只是临时找个工作过渡一下,如此劳动讹诈体力的差事正好帮助我戒除已经上瘾的镇定剂,就一口答应了。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我感觉得那位陈霭玲的眼神好像褱盯着我健美的腰臀,笑得【百花齐放】。

  当晚将闹钟拨到早晨六点,吃了四粒镇定剂,脑海里想着白天给我面试的陈霭玲,她虽然只有156公分的的娇小身材,但她玲珑匀称的体态,给我面试时交叉着那双美腿的风情 想到好久好久 大概快一年了,我除了打手枪之外,都没实战。在此之前,我从未上过身材如此娇小的美女,她胯下的的小洞洞是不是也随着她的身高成正比,人越娇小洞洞也相对的更小呢?不知道我那近18公分长,有{小姐}蛋般粗的大阳具,能不能插得进她娇小的小洞洞?如果插入的话,近18公分的长度,能整根插到底吗?

  躺在床上,脑海里转着龌龊念头,这时镇定剂药性发作,迷迷糊糊的进入了

  事业颓废发的灰暗梦境。

  第二天一早,我在六点五十就到了公司,如陈霭玲交待的找一位张班长报到。

  张班长叫张霁,是我的工友老大,在这里他的称呼是【张班长】,是部队里退伍的老芋头,年纪大约五十近六十了,一头白发,表情严肃,嗓子粗哑,一口山东国语,说起话来像在部队里对他的班兵训话,只差没叫我立正站好。

  在公司的高级主管及美女们还没有来上班以前,他昂首跨步的领着我这唯一的班兵将公司上下巡视了一遍,好像我们干的打杂工作,是天下第一等至高无上的,比尔盖兹都没有我们神气。

  张班长边走边下达着一道道的指令,每个桌子下的字纸篓一定要在九点以前清干净,那里要特别注意打扫拿抹布擦干净,他会戴白手套来检查有没有灰尘。

  当走到董事长的办公室时,他肃然起敬的躬身敲三下门,才领我进入鬼影没半个的董事长办公室。这豪华大办公室分里外三间,进门是古典真皮沙发的会谈室,第二间是董事长特别助理办公的地方,我的老天爷!一个特别助理的办公室,其豪华的程度,比之一般中型企业老板的办公室还要华丽气派得多,最里面董事长的办公室豪华的程度不需再赘述了。

  信托公司真的是日进斗金,那么好赚啊?

  我脑海里想得天花乱堕的时候,被我的老大张班长一声斥喝打断。他慎重无比的交待着董事长的习性脾气,但董事长是数家大企业的大龙头,不是每天来,所以尤其要注意的事 是一定要把董事长的特别助理伺候好,首先要注意的是,这位特别助理不喜欢人家喊她特助,一定要喊她唐小姐,还有就是她不喜欢喝冷茶,她喝的茶一定要等她进了办公室之后才给她沏上。因为如果董事长不在,公司里一切运作都听他的特别助理唐小姐的指示。

  天哪~那这位特别助理唐小姐岂不是公司的二龙头?

  我看到特助办公室里那张古典名贵的办公桌上,有个擦得金光闪闪的铜牌,上面刻着【特别助理 唐韵】几个字。不知道这唐韵是何方神圣,让我的老大张班长如此的敬畏。

  接下来就是繁重无比的打扫工作,拿着拖把拖了好几百坪的地,倒了半个垃圾车的垃圾,把公司近一百位职员的铜牌擦得金光闪闪 在九点上班以前勉强完成,只剩厕所还没扫,我现在深深的明白前任的【服务员】为什么不干的原因了。

  看着我的老大戴着白手套东摸摸西抠抠的检查完毕,看他的表情,虽然不是很满意,但可以接受。

  这个时候他才拿出一套洗得泛白的深青色工作服交到我手上,要我在公司九点上班之后,做任何工作时,一定要穿着工作服,在级别上让公司的职员一眼就能认出我是【服务员】。我穿着露出一截手臂,下身裤管露出一截小腿的工作服,心里想着我前任那位【服务员】,肯定是矮人国出来的。低头看到工作服胸口上还挂了一张打了我名字的【狗牌】,我正想摘下来细瞧,又被老大一声斥喝打断。

  老大慎而重之的交待,这张【名牌】的作用是让每个人看一眼就知道我的名字,好方便使唤,绝对不准拿下来。

  他妈的!老子这是到那一国当奴才来了?

[ 本帖最后由 一个大烧饼 于 2008-11-19 16:13 编辑 ]


[ 此帖被hu34520在2015-04-15 13:57重新编辑 ]
fyzw88@126.com